阴盛阳衰可以休矣
2017-04-13     编辑:管理员   来源:《你的年轮,我的诗行》   查看:    字体:【 小】

(作者:杨 华

狄德罗说过,一个民族愈文明,愈彬彬有礼,就愈缺乏诗意;一切都由于温和化而失掉了力量。东方民族特别是中华民族向来以文明著称。中国传统文化多的是至人柔弱的调条。孟子教人中庸不争;庄周则教人退步柔伏;到了近代,阿Q先生挨了揍,只好捂着脸说句“儿子打老子”完事。

古诗中吟月弄花,幽亿幽断之诗,缠绵悱恻之言不胜枚举,虽不乏大漠孤烟的宏大壮阔,仍是以柔克刚,阴盛阳衰居多。时至今日,少男捧着少女新赠的玫瑰、抚摸半日,含羞而笑的镜头经常出现,整日和姑娘排练蝶恋花的小伙也不少。然而人们愈来愈腻味这些温和的东西了,少女要到日本去找杜丘,小伙子要到西北去挖夸父,更有胆大去漂长江的。

几千年封建制度的染缸,造成了中国人谦让隐忍的美德。男儿有三纲五常、女儿有三从四德。的确,社会条件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。世易时移,改革的浪潮铺天盖地般涌来,信息革命等浪潮也开始冲击这块古老的土地。于是,人们变了,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益就是生命”之类的口号就是明证,“开拓”“进取”“拼搏”一类躁动着时代不安的词语也多起来。中国人开始崇尚力之美,追寻这强雄之灵魂。

多一些力之美吧,速度、力量才是当今时代的基调,它充满了生命力,我们也要用秒来计算时间,超越传统的尚弱精神。不要柔弱、不要隐忍,不做与时代节拍不和谐的音符。阴柔之美固然还要,但阴盛阳衰的局面该结束了。

(19875月12日《内江师专》总第27期)


  • 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