奖学金殉难记
2017-04-24     编辑:管理员   来源:《你的年轮,我的诗行》   查看:    字体:【 小】

(作者: 中文系1986级

一年孤灯伴影,他得了百元奖学金。他不能违背君子协定,自觉买回了一大包可口食物:瓜子、糖、花生、烟……一应俱全。

一脚踹开门,哥们儿蜂拥而上,像猎人看见了猎物。伴着“悉悉窣窣”的咀食声,寝室塞满了溢美之词。他坐在桌旁,“嗯嗯啊啊哪里哪里。”

“老兄运气真好!”

“不是运气,是劳而必获。”

“哥们儿这才叫义气,够男子汉。”

“我们是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有奖金同吃啊!”一阵发自肺腑的朗笑。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嘛。”有人修正。

“笃笃”有人敲门,进来的是小成老师。小成老师见状欲走,但早有人将他拉住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成哥们儿”小成老师跟学生搞得挺热乎,学生们私下都与他称兄道弟。“今晚博士请客吃奖金,我们共享口福。”交际皮士小汪边端茶边递烟说。小成老师无奈,只好遵命。但此时,桌上已处于打扫战场的扫尾阶段。博士掏出十元钱交给皮士。不到十分钟,皮士提着一个大口袋洋洋自得的凯旋。于是又是“碎碎窣窣”声、说笑声……直到晚上12点,一个个才打着饱嗝儿,重重地压在钢丝床上。

第二天早晨,博士打着饭刚出食堂大门,觉得背后有人重重地拍了一下,突然一惊,他回首一看。“老乡得了奖不办招待么?”一位同乡嘻嘻地问。“这个,这……”嗬,不比这个那个,男子汉大丈夫何必葛朗台似的!潇洒地甩甩长长的头发大声说,“今天正好是中秋,不能跟家人团圆,咱们同乡团聚祝贺你,怎么样?”同乡又拍拍他的肩:“定了吧,晚8点河边,我去请他们。”同乡说得十分爽快,好像这回事完全由他决定。“那么,好吧?”他长长地吐口气。好的,够气派,这叫作我请一客,你一出一钱啊!“同乡一个响指,幽默地说,然后一阵阵爽爽朗朗的大丈夫笑声。

月亮很圆,月光融融的,河边芦苇起了一层轻纱似的雾,河滩的白沙凉凉的,有些浸人。酒,喝光了;糖,吃完了;月饼,也分享了。录音机飘着悠扬的华尔兹。同乡们翩翩起舞。月光把他们高高的身躯映在沙地上,歪歪扭扭模模糊糊。他独自坐在沙地上,半瓶红啤酒使他有些飘飘然,脸微微发烫。

“喂,博士来跳舞呀!”摇摇头。

“哎,只晓得成天啃书本,进大学一年多了居然还不会跳!”

夜已经很深了,河上起了风,头上黏着一层薄露,踏着皎白的月光,一曲《难忘今宵》乘兴归来。“博士先生,努力吧,但愿明年今夜咱们再来一聚,Happy yours agagn”那同乡真诚地祝福。他只默然地点点头,昏昏沉沉地倒下床便睡着了。

昨晚睡迟了,早晨慌慌张张地爬起来,食堂已经关门了。无奈只得到食店买了两个面包充饥了,刚咬一口,门外飘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。一群女同学跑了进来。

“哟,一等奖在这儿独享口福啊,太巧了!”他还没看清,本班王胖子就叫了起来。

“真是的,大学不玩,啥时玩呀!”

“……”

叽叽喳喳的开放性讨论,伴着优雅的舞曲,但他什么也没听见,只在想:30元要卖100个鸡蛋,母亲那3只老母鸡要生4个月……“呀,天助我等也!办招待,办招待!今天早饭有着落了。”“嘿,恭敬不如从命吧!博士先生。”

“……”

从没跟女生打个交道,没想到这群懒觉姑娘这么厉害。他的脸霎时红成了关公。不能丢面子,特别是在女生面前,更何况第一次呢!男人可得像个男人!“好,好,好”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。

七个姑娘每人两块面包,一杯牛奶,嘻嘻地吃完了,用洒过香水的小手绢儿抹抹嘴儿。“博士先生,下次可不能这样简单啊!”王胖子向他申明。

“博士,祝你下次好运!”一个不打眼的小姑娘向他预祝。一阵哈哈声,飘出了食店。“下一次,下一次鬼才得了!”他心中愤愤地想到。

离上课还有两分钟,他慢慢地向教室走。一年来,第一次打算迟到。“嘿博士。”一个“猎手”的声音又从身后向他袭来……


(198812月10日《内江师专》第39期)



  • 相关链接